原標題:史洪舉:嬰兒安全島應是棄嬰最後的生命屏障
   作者:史洪舉
   2013年7月,民政部開展了“嬰兒安全島”的全國試點。到如今,一年半的時間,各地都面臨著“無以為繼”的境地。截至2014年6月,全國共開設了32個嬰兒安全島,接收1400多名棄嬰。2014年3月16號,開放棄嬰島50天,接收262個孩子之後,廣州兒童福利院不堪重負,成為第一個宣佈暫停試點的城市。半個多月後,廈門嬰兒安全島也鎖上了大門。(1月2日中國之聲)
   據統計,中國每年新增90萬至100萬有缺陷的新生兒,其中不少面臨被遺棄的風險。有的孩子被扔在垃圾箱中、路邊、醫院邊,民政部門設立棄嬰安全島的初衷,就是避免棄嬰面臨被扔進草叢、廁所默默死去的命運。而棄嬰安全島不堪負重,面臨關閉或停建的命運,也促使政府及有關部門應該承擔更多社會責任,加大資金投入及政策扶持力度。
   對嬰兒尤其是有先天缺陷或罹患重病嬰兒的關懷顯示著政府部門及社會各方的公共情懷、社會責任及人性化程度。一定意義上來說,救治有先天缺陷的嬰兒,並不完全是嬰兒父母的責任,何況,巨額的醫療費用也是一般家庭所不能承受之重。此時,政府及社會公益慈善機構就不能熟視無睹,讓陷入困頓的家庭獨自承擔救治嬰兒的重任。
   據2010年《中國兒童福利政策報告》保守估計,我國每年約10萬名兒童被遺棄,在居高不下的棄嬰數量面前,為數不多的棄嬰安全島必然是杯水車薪,無法承擔艱巨的任務,面對數量龐大的棄嬰,也定然會讓沒有棄嬰安全島城市的棄嬰流向有限的棄嬰安全島,惡化其運營環境。
  嚴密保障制度的托底,才是解決棄嬰問題的根本。 救治棄嬰,紓解棄嬰安全島困境,首先應該加大對醫療保障的投入,將各種大病納入醫保報銷範圍,並適當提高報銷額度,社會公益機構也要註重對大病重病的救助。俗話說,虎毒不食子,狠心的父母很少見,在有政府和社會兜底的前提下,沒有多少父母願意遺棄自己的骨肉。因此,健全醫保機制是減少不幸家庭父母道德風險的有效做法。
   棄嬰安全島的不堪負重,也在於其數量太少,在不幸的家庭面前顯得捉襟見肘。從這方面而言,加大資金投入,建設數量更多的棄嬰安全島不失為一種可行的辦法,也可輓救更多的棄嬰遭受悲慘的命運。
   當然,有了棄嬰安全島,並不代表嬰兒的父母就沒有一點救治嬰兒的責任,可以將救治義務完全拋給政府和社會。父母作為嬰兒的第一監護人,天然具有撫養嬰兒的義務,棄嬰安全島並不能免除父母的相應責任。在完善棄嬰安全島機制的同時,還應著力打擊惡意拋棄嬰兒的行為,杜絕任何惡意拋棄嬰兒的行為。譬如,一些因未婚先孕或婚外情而將健康嬰兒拋棄的做法就屬於遺棄行為,情節嚴重者應該受到刑法的規制。同時還應賦予接收這些健康棄嬰的福利機構向父母追償撫養費等必要費用的權利。這種做法與建設棄嬰安全島的初衷並不相悖,就像婦聯、衛生等機構向女性工作者發放避孕工具、普及安全常識並不能證明賣淫嫖娼就獲得合法地位一樣。
創作者介紹

jolin

oq56oqvbe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